• 本站系中国葡萄酒业评论家委员会、酒类专卖管理局、酒类检测中心、酒类行业协会、中国副食流通协会等授权发布新闻信息、检测报告、行业动态的官方指定专业媒体

Andrew Pierie:开辟了澳洲凉爽气候地区葡萄酒的乐土

情感 来源:中国葡萄酒杂志 | 2016-01-08 10:00:25 我要分享
0
[摘要]澳洲凉爽气候葡萄酒的教父级人物:安德鲁 · 皮埃瑞(Andrew Pierie),正是他亲手缔造了6个塔斯马尼亚最重要的葡萄园,将塔斯马尼亚州推向国际葡萄酒舞台的中心。

如今,随着消费者对凉爽气候产区葡萄酒的需求量上升,塔斯马尼亚州成为澳洲唯一一个葡萄供不应求的产区,这个与澳洲大陆相距240公里的独立的岛屿州已经在澳洲和国际市场作为最优秀的凉爽气候产区而声名显赫。

塔斯马尼亚州是澳大利亚最凉爽的 GI(Geographical Indication )认证产区,热度天数(Heating Degree Day)只有1020,曾经一度被排除在适合种植葡萄酒的产区之外。目前,这里每吨葡萄的售价约为2371澳元,远远高于澳洲全国每吨413澳元的售价(2011年塔州政府数据)。

一些早熟的葡萄品种,如雷司令(Riesling)、霞多丽(Chardonnay)、灰比诺(Pinot Gris)、黑比诺(Pinot Noir)、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等,在塔斯马尼亚州表现优秀,在国际上屡屡获奖。尤其是起泡酒,成为法国香槟产区之外,最有声望的起泡酒产地。

而这些成就的获得和澳洲凉爽气候葡萄酒的教父级人物:安德鲁 · 皮埃瑞(Andrew Pierie)密不可分。正是他亲手缔造了6个塔斯马尼亚最重要的葡萄园,将塔斯马尼亚州推向国际葡萄酒舞台的中心。

博士的冷气候情结

早在40多年前,安德鲁就对冷气候葡萄酒产区感兴趣。他在法国的阿尔萨斯和勃艮第等冷气候产区工作了一年多,农业科学的专业背景让他有能力去深入研究气候条件对葡萄酒质量的影响。通过对比研究法国波尔多、勃艮第、香槟产区和南澳的部分产区的气候条件,安德鲁认为塔斯马尼亚州在气候、土壤方面,和法国冷气候产区具有相似度,这里才是澳洲能够生产出媲美最伟大法国酒的地方。

为了证明这一点,1974年,他和他的兄弟一起在塔斯马尼亚的朗塞斯顿北部(Launceston)创建了当时塔州最大的葡萄园笛手溪酒庄(Pipers Brook)。1994年,安德鲁酿造的第九岛霞多丽(Piper Brook 9th Island Chardonnay)在伦敦举办的世界葡萄酒大赛上(International Wine Challenge)获得最佳白葡萄酒的桂冠。从此,世界的目光开始瞩目南半球遥远的塔斯马尼亚岛。

他所创立的起泡酒“Vintage Pierie”,被英国知名葡萄酒专栏作家马修 · 居克(Matthew Jukes)称为“香槟产区之外最好的起泡酒”。安德鲁在这里工作了30多年,直至 2003年 Pipers Brook 被收购。后来他又在塔州最大的酿酒厂 Tamar Ridge 担任 CEO 和首席酿酒师,直到2010年离职,从此专心经营他的第六个葡萄园 Apogee。

作为澳洲第一个葡萄栽培学博士,安德鲁用孜孜以求的科学实践精神,将塔斯马尼亚塑造成世界级的优秀产区,也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工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2001年,他被英女王授予澳洲荣誉公民 AM(a Memb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他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工业最受尊敬、最有思想的酿酒师。然而,诸多的荣誉并没有放慢安德鲁科学探索的脚步。2007年,他在塔州北部靠近 Piper Brook 的一个山坡上创建了 Apogee 葡萄园:这里是安德鲁生产顶级“香槟”的试验田。

酿造澳洲“Krug”

从位于山顶的 Clove Hill 酒庄开车出来,刚转几个弯就看到了 Apogee 的葡萄园地址。没想到离得这么近,我比原来约定的采访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原本打算在大门外等着,先拍几张照片,结果,很快一只狗狗欢快地跑过来迎接我。接着,看到葡萄园里走出一个人,背着剪枝的工具,缓步向我走过来,一身布满泥土污渍的工作服,金丝眼镜后透过的是和气而睿智的目光。曾经是塔州最大酿酒厂的 CEO,澳大利亚葡萄酒业叱咤风云的人物,安德鲁以这样质朴的方式和我见面,倒是让我多出一份敬佩和亲切。

安德鲁和他的狗Bret

我们的对话从品鉴他的起泡酒 Apogee Deluxe Vintage 2011开始。这款酒采用40%的霞多丽(Chardonnay),40%的黑比诺(Pinot Noir)和20%的莫尼耶比诺(Pinot Menieur),24个月的酒泥接触陈酿。清新的果香,凛冽的酸度,丰富的口感,略带甜感的收尾。Apogee 的第二个年份已经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验证着安德鲁选择的正确性。“Apogee”的意思是最高点。安德鲁以此来命名葡萄园有几个原因。在过去的实践中,总免有错误;但有了40多年的栽培和酿造经验,对塔斯马尼亚的气候风土,他现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在过去经验的基础上,安德鲁觉得这一次,他有可能栽培一个最好的葡萄园,酿造出最好的起泡酒,他的梦想是酿造出澳大利亚的“Krug”(法国顶级香槟品牌)。

Apogee 葡萄园是科学和自然的完美结合。安德鲁向我展示6年前葡萄园兴建的照片。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色的土壤。安德鲁说这是一种含铁的火山土,多孔,排水性好。我好奇地问起没有香槟地区的白垩土(Chalky),怎么能做出问鼎“顶级香槟”的产品。毕竟,土壤是“Terroir”中最重要的因素。安德鲁顿了一下,回应道,“我们不应该只看香槟产区有白垩土质,而是要问为什么是白垩土质?因为白垩土质的排水性好,这对阴冷潮湿的香槟产区的葡萄生长至关重要。Apogee 的局地气候虽然和香槟区很相似,但毕竟不同,这里的日照更强一些,不能全盘照搬香槟的所有要素。”

为了模拟一个最理想的香槟酿造品种的生长环境,在 Apogee 葡萄园里,安德鲁在地下安装了排水系统,他可以通过机器监控三个不同深度的土壤湿度,通过人为调控来达到最佳的湿度环境。在葡萄的棚架系统(Trellis System)上,他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采用了单边斯科特 · 亨利系统(Unilateral Scott Henry System),是对法国“Guyot”系统的改良,目的是让葡萄园有更好的光透率,叶冠间有更好的通风条件,有效防止灰霉病。安德鲁的科学精神在实践中再次得到了肯定。这块2公顷的独立王国,是人类智慧和大自然的高度融合,2013年,Apogee 葡萄园被塔斯马尼亚皇家农业科学院授予年度最佳葡萄园(Tasmanian Vineyard of the Year 2013)。

守望梦想

2岁的狗狗 Bert 很黏人,我们聊天时它被关在门外,不开心地叫个不停。我说让它进来吧,安德鲁就开门放它进来,看到了主人,它乖乖地坐下,躺在地上打个滚。我问安德鲁,从大公司的 CEO 退下,从头开始,整个葡萄园的一切都由他一个人打理,会不会有点孤单。他有点默许,眼角处却聚起了鱼尾纹,有点乐在其中的意味。很佩服他的勇气和执着。虽然岁月的风霜老了容颜,但求知的脚步却从没有停止。

安德鲁没有陶醉于过去的辉煌成就中,他坚信随着全球的气温变化,塔斯马尼亚州会成为生产最伟大葡萄酒的乐土。然而,在一个冷凉、潮湿的环境下种植,对葡萄园的管理尤为重要。他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探索和研究,为冷凉气候产区的葡萄园栽培打造出一个经典样本。受当年在勃艮第工作的影响,“Terroir”即葡萄园的风土一直是安德鲁研究的重点。

现在安德鲁仍然在研究葡萄酒的气候学,他所专研的不是顶级的葡萄园需要有哪些风土条件,而是为什么是那样的风土条件。对葡萄气候学了解得越彻底,就越能把握“Terroir”的真髓,越能在葡萄园的管理上做足文章,这才是生产好酒的关键前提。安德鲁坦言,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去实践他最新的理论发现,他会毫不犹豫再去开辟一个新的葡萄园,一切都只为向心目中的至高点靠近。

声明:中国红酒网登载所有内容皆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 其描述,更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学习、交流和探讨。

QQ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服务热线

  • 0755-25942345
  • 0755-25942346
  • 0755-23353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