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系中国葡萄酒业评论家委员会、酒类专卖管理局、酒类检测中心、酒类行业协会、中国副食流通协会等授权发布新闻信息、检测报告、行业动态的官方指定专业媒体

未来生活:互联网思维+红酒•茶

情感 来源:中国红酒网 | 作者:王建刚 2016-01-07 15:24:14 我要分享
0
[摘要]58岁的我,在第二次“南巡”深圳后,总算在有生之年活明白了:互联网思维+红酒•茶,将是我们50后、60后晚年幸福与否的关键词。放下一切纠结、挣扎、彷徨和不行、不可能,为自己健康快乐地活着,这就是我们对社会和家庭最好的回报。

2015年12月26日拍摄于深圳中国红酒网、淘酒网总部

58岁的我,在第二次“南巡”深圳后,总算在有生之年活明白了:互联网思维+红酒•茶,将是我们50后、60后晚年幸福与否的关键词。放下一切纠结、挣扎、彷徨和不行、不可能,为自己健康快乐地活着,这就是我们对社会和家庭最好的回报。我们的晚年生活,可以用不惯键盘电脑,但是我们不可以没有互联网思维。我们不吸烟不喝白酒,但我们不能不喝红酒和茶。

2015年12月26日,作者与中国红酒网、淘酒网创始人董树国(左一)及资深葡萄酒鉴赏家、专栏作家百尝(右二)和国家葡萄酒评委 王鹤翔(左二)在一起品茶

我的朋友董树国先生在深圳,十三年前他依靠多年的诗人敏锐嗅觉,从央视的一则新闻中发现了商机(请浏览《当杯中红酒弥漫成海洋》专题介绍董先生一文),于是在2003年创办了中国红酒网,随后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时代,又创建了淘酒网。他多次邀我到他那里体会一下:停不下的深圳速度、高颜值的城市风景、智慧互助的和谐社会,优雅曼妙的快乐生活。我却一再推脱事情多,始终没能成行。

然而,寒冬漫长,家乡的一场挥之不去的深度雾霾,使得我不得不临时动议逃离可怕的家园。

12月21日中午拍摄于家中,四周的高楼大厦不见了踪影

冬至的深夜,雾霾越来越重,我一边看着央视滚动播出的深圳山体滑坡救援情况,一边大声地咳出白色的浓痰。窗外雾霾吞噬了往日灯光闪烁的街道,近在咫尺的高楼不见了踪影。12点30分过后,我和老伴穿戴严实,戴上口罩,拎着行李箱下了楼。十米开外,一回头,楼不见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来到了街上,昏黄的路灯被一团团雾霾包裹着。好在我的家离火车站只有不足一千米的直线距离,即使蒙上双眼我也能摸到。我不说家乡不好,因为家乡离北京很近,稍有出言不逊,就会伤害到首都的尊严。

此时是凌晨四十分,我们呼吸着辛辣呛鼻的烟煤味道,双脚几乎是腾云驾雾般走到了火车站。几天前,我的一位年过六旬的同事,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深夜,在小城徘徊了近三个小时才找到了家门。

一点零三分准时发车。睡在卧铺车厢,听着隆隆的车声,辗转反侧。我在想: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该怎样活着?小城的人们该怎样地活着?人生应该在哪里落脚?人群应向那里流动?生命应对谁负责?杂七杂八的问题装了一脑子,好长一段路程都理不出个头绪。睡不着,我就想。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想。撼山不易,改变人的思维意识更难。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可以理解为人生的二度复活或财富的重新洗牌。我以为,互联网思维,是一种指向性非常明确,不再具有黑白混淆的模糊概念,一种可操作性与目标性一致的现实与未来相融合的理论,一种现实与超现实主义的思想,一种远大的理想与梦想。处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具有参与能力的每一个人,应当说是十分幸运的。

经过了近三十个小时的颠簸,翌日凌晨四点三十三分列车到达了深圳站。 

23日凌晨四点多的深圳火车站

走出站口的刹那,我有了一种重生的感觉。在绿荫覆盖的深圳站候车大厅外,我贪婪地吸上几口清新的空气,然后跟随前来接站的二哥和侄子,乘车来到景田住处。一路上的清新夜景和亲人的热情周到,让我倍感释怀。

十几分钟的车程,到达了侄女的新家。稍事休息,我便生发出急于了解深圳的想法。因为在1998年我来过深圳,城市在我的印象里是个快节奏、年轻人主打的小清新的模样。二哥和侄子回去休息了,老伴有些晕车躺在床上,我一个人出外到处走走。由于手头事情较多,返程票提前预定,所以顾不得劳累,我就乘电梯到达了32层的楼顶。登高远眺,对面是一座小山,不远处有一座座高楼,后来侄子告诉我,那是深圳人非常喜欢的莲花山,画面中间的高层建筑,是位居世界第二的660米高的平安大厦。

天大亮后,用过早餐。懂事的侄子专门请了一天假,陪我和老伴前往深圳著名的红树林海边公园游玩。出租车穿过南山区鳞次栉比的楼群,师傅告诉我哪座是京基100,哪座是地王大厦。我浏览着一路的风景,想着1998年的地王大厦一枝独秀,城市到处是凌乱的施工工地样子。如今除了绿树、鲜花,就是整齐的街道和一眼望不到顶的大楼。师傅是湖南常德人,他说他在这座城市生活了17年,这座城市给了他许多美好和无奈。譬如:这是座根本停不下来的城市,特别适合创业,而且这里的人与人相处非常融洽。然而,滴滴打车让他们的收入锐减,至今他还没有自己的房子。

红树林是一座开放性的海滨公园。我到过东南沿海几乎所有的大中城市,深圳给我的印象最深。这不仅是源于公园的精心设计和构建,主要是她有一片绿油油的红树林。我就不明白了,现在的许多城市为何一再不停地开发,把老祖宗和上天留下的东西不遗余力地毁掉?为什么就不能留下一点为子孙后代?

作者12月23日摄于红树林

中午时分,绿荫中的红树林公园一角

24日,朋友董总开车接我们到达位于龙华新区的中国红酒网总部。这是一座处在龙华区中心地带的高层豪华公寓楼,15层近两千平米的办公区装修的简约并不简单,因为每一个工作间都透着浓郁的当代文化气息,年轻的员工们在井井有条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从下午见面到晚上十二点入住太葆丰酒店,我们是在办公室茶台前吃茶、饭店里品红酒中度过的。董总不仅是一位红酒酒评专家著作颇丰、多次做客央视畅谈红酒人生,而且还是品茶和茶艺高手。在他的公司和老家共有四个茶台,我是全部在这四个茶台喝过茶的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茶艺精到,深藏文化,娓娓道来,漫游人生。与他每一次交往坐在一起品茗吃酒,总有一种乐逍遥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我想起了文友马明博先生在《愿力的奇迹》一书中讲过的,人生就是一盏漫游的灯,人人相互照亮前进的路。

有什么样的思维,就有什么样的朋友。有什么样的朋友,就有什么样的人生。思维的转变,是人类要共同努力实现的问题。我的家乡是一座盛产石油的小城,总的来说比较富裕。但是,人们过得并不舒心。雾霾就是其中之一的漠视生命的一大杀手。其次是落后的北方意识,挣钱就是为了买房子置地,养了儿子养孙子。在我们当地有一句顺口溜,叫做:有了儿子当儿子,有了孙子当孙子,子子孙孙繁衍下去,我们就变成了三孙子。50后、60后总也走不出一个怪圈:我们大多是18岁净身立户、有些还外带一屁股账,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可我们总不放心儿孙们守住家业、会很好地生存下去。

25日,艳阳高照。朋友亲自驾车前往120公里外的惠东巽寮湾。这个名字很别口,我从前没有听说过。通过朋友介绍,才知道这个地方原名叫鸡寮湾,是个养鸡放鹅的地方,后来苏东坡被贬到惠阳,按照周易八卦,对照地形,重新命名“巽”,即是微风吹的意思。感谢朋友的一片苦心。在到达巽寮湾前,我们首先赶到了巽寮镇。

 巽寮镇中心街

小镇很繁华,有好几条街,多是买卖海产品的门店和饭店。我们吃饭的“巽东饭店”老板和朋友很熟,主厨阿东今天过生日。朋友安排了一桌非常鲜肥的大餐,大个的皮皮虾(当地人叫濑尿虾)足足有一尺长。

在巽东饭店就餐

诱人的海鲜

吃饱喝足后,我们很快到达了巽寮湾浴场。车停放在广东劳模疗养院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海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周身舒缓极了。这里的海滩比亚龙湾的还细腻,水质比北戴河的还清澈,28度气温,退回几年,我肯定会一头扎进大海。

巽寮湾十里银滩

疗养院外景

我们在海滩逗留了近两个小时,畅谈了人生中许多解不开的问题。我们未来的日子不是很多,千辛万苦挣来的钱,不为自己享受生活,却为儿孙攒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家乡的工业污染从空气到饮水再到方方面面,造成污染的有钱人,钱挣得盆满钵满却停不下手,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落后的观念,停滞的思维,使得我们养成了落后自私的生活现况。我们宁愿花大价钱吃不健康的食品,也不愿回归廉价健康的粗茶淡饭生活。虚荣,让国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最新的调查数据告诉我们,世界上最长寿国家的平均寿命几乎高于我们二十岁。他们之所以长寿,就是得益于中老年休闲养生。在食物链中,茶、红酒名列前两位。北大的养生学教授告诉我们,茶中国到处都有,喝不起红酒,可以吃葡萄。其实葡萄酒的价格并不比白酒贵,只是国人的饮食习惯决定了白酒在国人生活中的地位。我们在谈酒论道时,手机响了,二哥的电话。接完电话,看看天色,我说,无论如何要回城了,明天中午兄长安排了家宴。朋友不再执意要我们在疗养院住下、晚上到对面一个古玩小镇饮酒喝茶。我们收拾东西上车,总算在天大黑前赶回深圳福田中国红酒网的发源福地——老办公区,喝了晚茶,以解疲乏。随后,朋友叫了滴滴打车送我们回到了景鹏大厦。

25日晨练回来,我接到了小城同学打来的电话,说是我们的发小同学去世了。原本我是想出门前再去看他,可是由于修志工作太忙,没能成行。后来我想从深圳回去后看他,没想到最后都不能送他一程。老同学为人正直、一生要强,我们一个月前去看他,他还坚持着送我们到楼道里。想不到短短几十天,阴阳相隔。回想起来,老同学离去与他平素烟太勤、酒量太大(他偏爱高度白酒)应当有关系。查出病后,他没拿着当回子事。只是当生命眼看到终点时,这才想起了养生的重要。

上午十点,带着满脑子老同学和蔼可亲的影像,我和老伴登上了莲花山。山道平缓,一路鲜花陪伴。公园里到处是练功跳舞的中老年人,行走匆匆的那些人,肯定是我们这样的外地游客。

莲花山北大医院一侧入口处

在亭子里演唱歌剧《我要去延安》的老人

中午和家兄吃过饭,稍微休息过后,我们一起去了中英街。

中英街一角

重返故地,感觉不是很新鲜。大概是香港回归十几年的缘故,再就是深圳发展太快了,走在街上找不到差异的感觉。在沙头角转了半个多小时,随手买了点吃的穿的小物件,我们匆匆回到内地。等了二十分钟打上的车,直接到了几十里外的饭店。因为,事业有成的侄女和女婿在那里早已恭候多时。

12月26日下午两点,中国红酒网、淘酒网为乡都红酒召开品酒会。上午有一个空档期,于是我和老伴乘地铁到了市民中心。在这里我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平安大厦,还有莲花山不同侧面的风景。

这是25日在莲花山上拍到的市民中心

这是在市民中心拍到的平安大厦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位在地铁打扫卫生的老师傅,他是四川巴东人。老师傅个子不高,年龄与我相仿。他人很实在,主动介绍了中心的看点。对于老师傅的热情,我想起了住所篮球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球友,我虽然与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他们就非常友好地将手中的篮球传给我。当然,在深圳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有一个买土猪肉的连锁店,价目表的创新很是诱惑: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一点,打折从九折到一折。我想拍下来发到网上,但是老板娘说店内有规定不让报道。

时间还有,我登上了深圳高科技展览中心,在这里看到了不一样的莲花山风景和不一样的深圳。

从展览中心顶层观礼台拍到的莲花山

从展览中心入口拍到的莲花山

深圳城市规划水晶立体图

领航中国生命科技的基因展厅

从深圳到龙华新区中国红酒网的总部路上,我思考着一个问题。人生如同一杯红酒,只有在合适的地点、年份、选种、种植,精心培育、采摘、酿造、储存,还要遇上懂她的那个人,才能在味蕾挥发出奇妙无比、优雅尽享的浓郁单宁芳香。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我们把万千巧合变今朝有缘,把单调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把有限的生命变得绵长永存,把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

下午两点品酒会如期进行。隶属仪尔公司的乡都酒业,展示了精心酿造的“乡都桃红”“乡都干白”“西拉干红”和“乡都安东尼”。酒会先由董树国先生隆重介绍了来自新疆库尔勒仪尔集团的董事长、1951年出生的李瑞琴女士。高大华贵、精神矍铄的李女士起立致谢,她有两句话入耳入心。一句是:做事先做人,事业无止境。另一句是:把良心装进酒瓶里卖。有了这样胸怀的女人,何愁千里戈壁滩,长不出好葡萄,酿不出好酒。

乡都酿酒师杨华峰在介绍美酒

28日早上八点,我要登上深圳东站开往天津的列车,回到饱受雾霾的家乡。再见了深圳,我在地铁里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让大家看一看有着一千六百万人口的深圳地铁站里,怎么就那么安详、有序。

深圳东站地铁站

作者简介:王建刚 1958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著有《王建刚精选文集》(三卷本)等文学作品集多部,电视剧《荷花淀的故事》获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

声明:中国红酒网登载所有内容皆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 其描述,更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学习、交流和探讨。

QQ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服务热线

  • 0755-25942345
  • 0755-25942346
  • 0755-23353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