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系中国葡萄酒业评论家委员会、酒类专卖管理局、酒类检测中心、酒类行业协会、中国副食流通协会等授权发布新闻信息、检测报告、行业动态的官方指定专业媒体

葡萄酒大师内德•顾文专访:澳洲天然酒热潮

专访 来源:《朱杂》 | 作者:朱利安 2016-01-20 13:44:22 我要分享
0
[摘要]随着“可持续发展葡萄酒”的最大盛会之一——“Rootstock”(每年一届在悉尼举办),天然葡萄酒逐渐成为了澳大利亚消费者的焦点。澳大利亚是一个成熟的葡萄酒市场,因而这里的消费者倾向于消费与当地的气候和饮食习惯匹配的葡萄酒,导致白葡萄酒的消费量超过红葡萄酒。

葡萄酒大师内德·顾文(Ned Goodwin MW),下文简称“NG”。

《朱杂》:能否为中国的读者们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NG:我在2010年通过了葡萄酒大师,在日本生活了13年。2014年我回到了澳大利亚,因为这里的生活方式和品质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而且我也不想再留在人口太多的城市,因为除了在东京以外,我还在纽约生活了六年,也在巴黎呆了四年。如今我担任一些餐饮集团的顾问,定期写文章,经常参与到澳大利亚的传媒工作中。与此同时,我还担任一家航空公司的葡萄酒顾问。我也是一家位于东京的酒商的合伙人。

《朱杂》:能否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最新消费趋势?

NG:随着“可持续发展葡萄酒”的最大盛会之一——“Rootstock”(每年一届在悉尼举办),天然葡萄酒逐渐成为了澳大利亚消费者的焦点。澳大利亚是一个成熟的葡萄酒市场,因而这里的消费者倾向于消费与当地的气候和饮食习惯匹配的葡萄酒,导致白葡萄酒的消费量超过红葡萄酒。近十年来,橙葡萄酒(《朱杂》备注:经过浸皮工序的白葡萄酒)越来越受到关注,而香槟的消费量正在飞速增长,势如破竹。在另一方面,波尔多葡萄酒已经日薄西山,然而清爽的红葡萄酒则正占据上风。这些多数产自于澳大利亚许多“非干涉主义”酿酒师手中,尤其是位于雅拉谷北部的,麦拉仑威尔以及其它地方,如法国汝拉的、博若莱的、南罗纳河谷的以及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酒庄。说到意大利,它积极向上的葡萄酒文化绝对会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毕竟谁不向往意大利呢?正因如此,在澳大利亚的一些温暖产区就种有很多来自意大利的葡萄品种。鉴于全球变暖以及这些葡萄品种与澳大利亚地质和气候的绝配,这种趋势也不足为奇。

《朱杂》: 从本世纪初至今,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经历了怎样的变革与发展呢?

NG: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产业经历了数十年的巩固,一些曾经高贵的品牌如今也已整合进企业和相应的文化中。由于这些葡萄酒风格比较统一,所以越来越多人开始追求产区特点,这就促进了一批非干涉主义酿酒师们的兴起,而其中许多都具备着非常扎实的技术背景。众多外界人士认为大部分澳大利亚葡萄酒都是出自较热地区的饱满、强劲、高酒精葡萄酒。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澳大利亚葡萄酒越来越清爽、单宁越来越紧实, 且越来越多葡萄酒酿自凉快的边缘性气候,与其它地区的葡萄酒相比酒精度稍微低一些。这也说明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的适应能力和实力——才华横溢的酿酒师和优质的葡萄园使得他们能迅速适应新趋势。也许这种能力与澳大利亚与世隔离的特殊情况以及澳大利亚人充满乐观的精神有一定关系吧。

《朱杂》: 我知道你是“天然葡萄酒”的倡导者。你能否阐述你对于天然葡萄酒的看法和理解,以及这个趋势在澳大利亚将有怎样的发展?

NG:与其说我是天然葡萄酒的倡导者,不如说我是这个“哲学”的支持者。但我也是一个严厉的“批评者”——太多差劲的葡萄酒,甚至是有缺陷的,列入了一些餐厅酒单中,就因为它们属于时尚的“天然葡萄酒”,而不是因为它们的实际品质。同时,这也是针对一些无能的侍酒师的批评——他们不会亲自到葡萄园中去实地寻找真正适合他们餐厅的佳酿。他们只是为了显时髦而引进这些酒。

另一方面,之所以天然葡萄酒正在蓬勃发展,可能是因为澳大利亚拥有一种“技术性文化”。这种文化就体现在葡萄酒生产、教育,甚至消费上,并意味着澳大利亚人对质量的要求比法国人和其他欧洲人,甚至比日本人,更苛刻。我记得曾有个著名的英国评论家说过“因为澳大利亚的特殊文化,所以绝大多数优质天然葡萄酒都会产自澳洲”。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

“天然葡萄酒”并没有法律的严格定义。在我看来,这类酒应该是小批量生产的、工匠般的、非机械化的、遵守农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可以是纯有机或生物动力栽培方式)、橡木桶用得到位的(甚至不用)、不添加二氧化硫、酵母、单宁、酸度、酶、浓缩液、糖分或色素的葡萄酒。理想情况下,天然葡萄酒应该能充分体现出其产区的特点。这就意味着应尽量减少对葡萄酒的干涉,所以如果酿酒师功夫不够,葡萄酒很容易会出现微生物上的问题。事实上,还是有太多天然葡萄酒出现酒香酵母、挥发性酸、以及微生物等问题。

无论如何,从酿酒理念的角度,如果生产商乐意花费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在葡萄园和酿酒上,使他们的葡萄酒更纯净,这样的行为是值得赞扬的。相反,天然葡萄酒的流行趋势被一些精明的酿酒师滥用了——他们认为留胡子或设计玄虚的酒标就足于挂“天然葡萄酒”牌了。

《朱杂》: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应该何去何从呢? 或者你认为10年内会有怎样的前景?

NG:如今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消费量已经超过了西班牙,葡萄酒已经成为当地餐饮界不可或缺的风景,更是澳大利亚文化密不可分的一个部分,所以政府应该加大对于葡萄酒本土酿酒商的资金扶持。目前对于葡萄酒产业的税收体现出澳大利亚政府管理过度,并没有让这片神奇土地上的葡萄酒产业展现出应有的魅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消费者和游客造成了影响,使得优质的葡萄酒对于大众消费者来说价格过高,不够亲民。相反,在零售层面,不利于产业发展的双头垄断现象并没有得到政府在不公平贸易上的足够管控,导致大部分葡萄酒采购来自依赖折扣手段去吸引客流量的两家大型超市集团。在这种错误的市场环境下,酿酒商更注重产量而不是质量,消费者期待更低的价格,而更好的生产商则只能通过餐饮渠道来消耗他们的库存,导致大部分消费者无法通过零售渠道购买到这些葡萄酒。在另一方面,对于小规模的生产商而言发展前景是乐观的——在市场的驱动下,他们在种植更适合当地风土的地中海葡萄品种。

《朱杂》:消费者应该去留意哪些新兴酒庄呢?

NG:很多呢!很多良性发展的酒庄酿造出表现非常好的葡萄酒,包括Jamsheed酒庄的Gary Mills、Luke Lambert酒庄、Timo Mayer、Thick as Thieves的Syd Bradford。还有不添加二氧化硫的Lucy Margaux、Jauma(表现非常出色的歌海娜老藤)、The Other Right、来自西澳大利亚的Si,还有Ochota Barrels、The Chapter、Architects of Wine,还有最近在麦拉仑威尔特别受欢迎的、酿造优质橙葡萄酒的、常用意大利品种的Gill Gordon-Smith。

《朱杂》:在本月初,你正式加入了中国的贝丹德梭品酒团队。你为什么选择加入他们?

NG:我认为,是时候让一群品酒师来打破葡萄酒评论的传统桎梏了。这个团队汇集了在亚洲市场上难以比拟的经验,因此能更好地根据亚洲文化推荐高品质的葡萄酒。在贝丹和德梭两位极具声望的酒评家带领下,这个团队将为读者们带来更统一的指导。

声明:中国红酒网登载所有内容皆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 其描述,更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学习、交流和探讨。

QQ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 客服001

服务热线

  • 0755-25942345
  • 0755-25942346
  • 0755-23353322